智能
搜索
热门搜索: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媒体聚焦
《醒来,铜陵!》唤醒一方热土
2018-05-22 08:12 来源:安徽日报
【字号:打印

《安徽日报》5月21日头版“40年改革风云录”专栏推出首篇报道——

《醒来,铜陵!》唤醒一方热土

  当思想冲破桎梏,能够激发出怎样惊人的能量?风云激荡的改革开放40年,历史雄辩地给出了答案。

  历史的答案,总有一些格外醒目的注脚:27年前,一篇《醒来,铜陵!》的4000余字长文,加速了思想解放的步伐,增添了改革发展的动力,在铜陵乃至全省、全国范围内引发强烈反响。

  27年后,重读当年文章,思想的温度和时代的脉搏依然清晰可触。字里行间喷薄欲出的改革激情和历史担当,深深融入铜陵的发展脉络,赋予这座皖江小城以鲜明气质,也给今天的我们以奋勇前行的精神力量。

  日历翻回到1991年11月14日。当天的《铜陵报》,在头版头条刊发署名“龚声”的文章《醒来,铜陵!》。铜陵市电台、电视台也相继播发。

  以如此规格集中发文,显然“大有来头”。这是一篇由铜陵市委决策部署、时任市长亲自策划的政论。令人惊异的是,这篇“大有来头”的文章,不似通常那种四平八稳的风格,在简短回顾了铜陵此前十多年发展成绩后,便以绝大的篇幅自我揭短、自曝家丑。

  ———铜陵经济效益低下的数据被和盘托出,短板被拿来与芜湖、马鞍山、安庆等沿江三市作比较。文章反躬自问:“高速度为什么没有带来高效益?”“一江春水向东流,同处一江景不同。这是为什么?!”

  ———铜陵一些人、一些单位积淀的计划经济意识、僵化的观念、不思进取的精神状态被无情解剖。文章直言:“以上形形色色的问题虽挂一漏万,却展露了相当一部分铜陵人思想、观念、精神状态上的丑陋之处。”

  ———铜陵在你追我赶的改革大潮中不进则退的严峻形势被反复提起。文章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和使命感深情呼唤:“每个有志的铜陵人都应该扪心自问:怎样才能无愧于脚下这块浸满烈士鲜血的土地?!”“醒来,铜陵!”

  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  《醒来,铜陵!》使铜陵市广大干部群众受到强烈触动。“当天就有很多热心读者给报社打来电话,称赞文章写得好。”时任《铜陵报》总编辑洪哲燮回忆,报社随后专门组织企业和政府部门负责人座谈,深入揭露矛盾、转变观念,为改革发展寻方问药。

  如同被大喝一声、猛击一掌,很多铜陵人痛定思痛、深刻反省。《读罢此文寝难安》《常败“将军”不能常挂帅》等大量读者来稿,涌到媒体,直陈流弊、慷慨建言。在新旧思想观念的碰撞和交锋中,一场经济思想大讨论逐步深入。

  时任铜陵市委书记孙树兴在一次谈话中总结,广大干部群众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投入讨论,关心经济建设的空气浓了,找差距的自觉性高了,求发展的紧迫感增强了,思考问题、议改革、话开放的人多了,干部群众的改革开放意识、开拓进取意识有所增强,不少单位通过大讨论,发展思路得以开拓,规划开始完善,精神进一步振奋。

  思想解放的程度,决定改革的深度、开放的力度、崛起的速度。

  不久,铜陵的大讨论由虚转实。一场旨在彻底打破“三铁”(铁交椅、铁工资、铁饭碗)思想、砸破“三铁”体制的全面改革启动。住房制度改革率先进行,用工制度、干部管理、机构设置、国有企业等也先后列入改革计划。

  更新了思想观念,提振了精神状态,铜陵全市上下以更大的决心和激情投入改革、拥抱改革,发展的进程、节奏明显加快。

  《醒来,铜陵!》一文烧旺了思想解放之火。很快,这把火在更大范围蔓延开来。

  1992年1月4日,《经济日报》在一版头条位置,推出一套总标题为“醒来,不只是铜陵”的系列报道。随后20天,又相继推出数十篇报道,并配发系列评论员文章,深入阐述铜陵经济思想大讨论的意义。

  一夜之间,铜陵市思想解放的这把火,烧向了全国。

  芜湖、马鞍山、安庆等省内沿江兄弟城市首先响应。1992年1月10日,在一次座谈会上,安庆市有关负责人表示,《醒来,铜陵!》也给安庆敲响了“起床”钟声。芜湖、马鞍山两市有关负责人也表示,要借铜陵这把火,烧烧自己。

  神州大地热气腾腾、应者如云。

  时任辽宁省省长岳岐峰批示将有关铜陵的报道和评论印发学习,希望辽宁各级干部“都能像铜陵那样拿出勇气和魄力,重新审视自己”。

  时任江西省省长吴官正要求江西干部学习铜陵,“从这场大讨论中警醒起来,跟上时代的潮流,坚定不移地把改革开放进一步推向前进”。

  《“西安不安了”》《自醒,时代的呼唤》等相关文章相继在媒体刊发。上海市委机关报《解放日报》发表评论员文章,指出铜陵“解放思想、转变观念”的主题,对整个安徽、整个华东的深化改革、扩大开放,提出了共同的命题。

  铜陵,一座普通的皖江小城,因为勇于解放思想,而卓然挺立时代潮头,绽放独特光芒。

  解放思想,在人们的灵魂深处引发革命,从来都需要勇气。

  近30年后,在改革开放的共识前所未有深入人心的环境里,回望《醒来,铜陵!》一文发表的前前后后,或许令人有理所固然、水到渠成之感。但看似寻常最奇崛,在“左”的东西依然干扰视听、“姓资姓社”激烈交锋的1991年,铜陵的经济思想大讨论,充分体现了主事者过人的智慧和胆识。

  自曝家丑、自揭短处,公开不足和差距,会不会让人觉得是否定过去?会不会让人觉得“大棒朝下打”,把问题和责任往一般干部群众身上推?文章发表后人们无动于衷怎么办?各执己见怎么办?一些亲历者的回忆中,并没有回避《醒来,铜陵!》一文发表前存在的顾虑。

  推进改革大业,须有勇气和担当。 《醒来,铜陵!》正式发表后的热烈反响,正面回馈了勇气和担当。人们参与改革、投身改革的热情被极大激发出来。

  在由此引发的更加深入的讨论中,也有干部群众直言不讳,向铜陵市委、市政府提出批评意见。其时,也有声音议论这是市领导“惹火烧身”。给市委市政府提的意见,能不能反映、见报?时任铜陵市主要领导答复:照反映、照登。市里还专门召开会议,深刻反思,理清思路。

  “听到市政府领导如此坦承地反省,记者则看到了一种真正的责任感。”《经济日报》当年的报道如此写道。

  正是靠着这种责任感,思想得以不断解放,改革得以持续深化。

  深化改革永不停步,解放思想永无止境。

  《醒来,铜陵!》所激发的热烈讨论,打破了观念束缚,推动了改革发展。不断深化的改革实践,又为进一步解放思想提供了现实土壤。

  1998年5月,一场名为“学理论转变观念,理思路加快发展”的大讨论在铜陵拉开序幕。其时,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,铜陵经济陷入低谷。《铜陵日报》发表署名“正言”的《起来,铜陵!》一文,面对新世纪的召唤,再次发出思想解放和观念转变的时代强音。

  2008年,改革开放迎来30周年。当年5月,《铜陵日报》重磅推出《崛起,铜陵!》一文,直陈铜陵存在“四大病症”:资源依赖症、创新乏力症、改革犹豫症、城市侏儒症。清除征途上的新“拦路虎”,解决新矛盾新问题,一场新的改革攻坚战在铜陵全面打响。

  从“醒来”到“起来”再到“崛起”,铜陵始终勇于清理制约创新发展的思想障碍,不断破除阻碍改革深化的观念桎梏,改革创新氛围更加浓厚、更有活力。

  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”改革开放已经迎来40周年。继续弘扬改革创新精神,推动思想再解放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实,必将凝聚起全面深化改革的强大力量,在新起点上实现新突破。(安徽日报记者 汪国梁 林春生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相关稿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