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专题集锦 > 两学一做 > 做合格党员
荀笑红:为了满城靓 舍得一身脏
发布时间:2016-11-25 访问次数: 来源:共产党员网 字号:

  荀笑红是黑龙江哈尔滨排水集团顾乡排水公司女子清掏班的班长,一身朴素的工作服,脸上永远挂着和善的笑容,旁人很难想象正是她和她的姐妹们,肩负着冰城排水清掏的任务。

  一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旧小区里,有一个干净整洁的工作室,那就是荀笑红和女子清掏班吃饭和休息的地方,墙上挂满了清掏班姐妹们的奖状和证书。“这不仅是一种荣誉,更是大家对女子清掏队工作的认可。舍得一身脏,就能换来万户净,值!”荀笑红说。多年来,她面对刺鼻的排水井、腥臭的污水,在“苦脏累险毒”的环境中,一干就是25年。

  “党员就是一面旗”

  荀笑红的清掏班主要负责哈尔滨市从安国街铁道口到康安路,从商学院三孔桥到河松顾乡大坝这一区域,共有960座检查井、1810座雨水井,分布在66条街路上,管线总长度68公里。荀笑红的管区处于城市的低洼区,是交通和民居的关键地段,突出特点就是污泥量大、排水任务重、险情和紧急排险任务多。她们平日的工作内容包括清掏养护、设施维修、接听为民服务热线、抢险排涝等。

  “城市也好,老百姓也好,确实很需要干我们这行的。”荀笑红说,“既然已经干这行了,就要把它干好!入党之后,我觉得责任又多了一分,党员就是一面旗,要给姐妹们带个好头!”荀笑红2005年入党,十年来,她也确实做到了。

  2012年“8·29台风布拉万”给冰城哈尔滨带来强降水,新阳路与哈药路积水连片,面积近4万平方米。从深夜9点到凌晨3点,荀笑红和同伴们为确保行人及行车安全,一直都泡在冰冷的雨水中。荀笑红更是在齐腰深的积水中坚守了13个小时,水退了,她却得了严重尿路感染。

  多年的工作让荀笑红对管区产生了深厚的感情。“管辖片区的设施、街路,感觉就像我的孩子一样。每天围绕着它们转,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”排水工作已经深深融入了荀笑红的生活中。她拿出自己一张照片给记者看,笑着说:“那天下班回家,有人跟我说你成了网红,我还不相信。”在她看来,那不过是最普通的工作和生活罢了。

  “能帮助别人,我就很开心”

  最近的技术比武中,荀笑红的班组又拿到了第一名。这已经是她们连续第三年拿到第一了。说到清掏队的工作能力,荀笑红脸上满是骄傲与自豪。“我们这六七个人都是全能手。哪块缺人,谁都能上。”荀笑红说。

  班组中人人都是全能手,荀笑红的专业能力那自然也绝不含糊。有一回,一个社区的水管堵了。荀笑红下班散步,从那里路过,看到有群人在通下水井,就走过去看看。她站那看了一会,说漏了一个下水井。那个社区的主任也在,就问荀笑红怎么知道,她说自己就是干排水的。井盖上面的土得有一米半厚,她指着一个位置让大家挖,结果一下子就把下水井挖出来了,疏通之后,问题就解决了。

  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,荀笑红都会上前帮忙。“帮助人家就是举手之劳,这对于老排水工人来说都不是啥。用专业知识能帮助别人,我就挺开心的。”

  荀笑红忘不了下雨积水后老百姓被堵在商店里,当她赶到时,大家那期盼的眼神;忘不了小区院里下水堵了,大妈把她叫去帮忙时的那份信任;忘不了三伏天、三九天干活时,附近居民给她们送水、送饭的那种关爱……

  “跟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,找到我们,我们就尽自己所能处理。处理不了的,需要用大型机械的,我们会帮忙出一些方案。只要是能掏的,能通的,我们都是免费给弄。”荀笑红告诉记者。

  即使在最平凡的岗位上,也能绽放光芒,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,荀笑红也找到了工作的意义。“当我们为老百姓解决难题的时候,他们那种高兴劲啊,咱也能感受到。我觉得我们干这一行还是挺有意义的。”

  把“排水精神”传承下去

  对于未来的打算,荀笑红笑着说自己并没有想太多,最重要的还是踏踏实实地把本职工作做好。

  她指着墙上的标语,上面写着“舍得一身脏,换来万户净”。“这是我们老一辈的排水精神,现在我们有一个更准确、更具体的精神,就是‘坚守、尽责、奉献、为民’八个字。”荀笑红告诉记者,在以后的工作中她要做好传帮带的工作,把“排水精神”继续传承下去。

  “说实在的,排水人的不易只有排水人自己知道。”荀笑红说,“我就是在排水精神的鼓舞下,才走到今天的。希望我们下一代排水人能够把工作做好,把排水精神弘扬下去。

  眼前这位“女汉子”颈肩腰腿都有伤,阴天下雨时全身关节都疼,光声带手术就做过三次。即使这样,每次抢险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带头下去。她认真拼命的工作劲头对班组里的几个年轻人产生了深刻的影响,遇到需要下井的时候,大家都争抢着干。

  荀笑红带着记者看了一下工作站附近的井子,她用开井的钩子轻松地打开了几百斤的井盖,井里很暗,只有水流的声音,和返上来的臭味。

  “井下的工作环境很复杂,污水井由于常年封闭会产生一氧化碳和硫化氢等有害气体,每次下井前都要先进行有毒气体的排查监测……”荀笑红向记者介绍怎么下井,怎么清掏,用什么样的器械……

  “很多井都在交通繁忙的路上,所以我们经常会在晚上或者清晨工作。”荀笑红把刚才打开的井盖盖上,身后是来来往往、穿梭不止的车辆。这是她的工作,也是她的生活,荀笑红就是用这样最简单质朴的方式继续传承着“排水精神”。

 

0